Messiah

杰克先生不喜欢公主抱

#在b站的视频上看到了一个没有带玫瑰手杖而被疯狂嫌弃的杰克,瞬间觉得不开心了就写的一篇
#写的不好
#表示喜欢的是杰克而不是公主抱


杰克其实不喜欢公主抱
一点也不喜欢
尽管他会按照女士们的意愿而俯身抱起她们。也会每天按时摘下还泛着露水的玫瑰来装饰手杖。
但这不代表他喜欢
大概是因为有了公主抱就会没办法气球刀?又或者是因为以前不小心的一次遗忘?
杰克转了转手腕,红教堂里的雾气在周围弥漫,友好的在他身旁缠绕,为他提示着求生者的位置。
深深地呼吸着潮湿的空气,杰克迈开长腿向不远处的雾区走去,小姐们通过浓重的雾气知道了这次的监管者是谁,匆忙的从雾区里出来,准备索求一个温柔的公主抱,就好像真的被一个王子所拥抱那样。
杰克无奈的张开双臂准备接受又一局的一败涂地,却意外没有感受到以往女士们的热情。雾气开始弥漫。
杰克疑惑的抬头看看发生了什么,却被以往热情的女士们的表情吓到,她们似乎遗憾般的迅速从他身边撤离,面带冷色的表示她们并不喜欢他,杰克摸了一下腰间,毫不意外的发现自己忘记了佩戴手杖。
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地方,杰克扶了扶面具,在雾气的包围下隐去了身形。
一个
两个
三个
求生者只剩下了一个,而密码机还剩下一台,在追逐过程中杰克已经发现了地窖,但他只是沉默的牵起气球把求生者放上了椅子,没有像以前那样杀三放一。
游戏一结束杰克就退出了聊天,不去理会赛后发来的责怪。
杰克不喜欢玫瑰手杖。
一点也不。

按自己的乐趣写的~不喜勿喷

无题(独中心)

年轻的国/家给人太多的惊喜,也给了别人太多的伤痛。
  路德不是没有后悔过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,但每次想法一出就被那个疯狂的小胡子演讲家说服,演讲家请他尊敬的国/家来看他构造的宏伟的蓝图,那是一个美丽的、温暖的、没有WWone战败后的债务的伟大帝、国,他被迷惑了,他跟着青年们来到战场上,这一切顺利极了。他拥有了许多的殖/民/地,年轻的国/家太过得意忘形了。
   所以他败了。
   在他入侵那个寒冷的国/家时,高大的有着灰色头发和紫罗兰色的双眼的国/家。
  斯拉夫人注视着这个欧洲屠夫,他狼狈不堪,本来笔挺的军装现在被炮火熏成了灰色,那上面干涸的血迹沾染了多少士兵的生命?
   而路德也在看这个胜利的国家,他的双靴上由泥泞和血液染黑,他的神情是疲惫的。
   路德扯起嘴角,他知道自己接下来的情况,他的思绪回到了曾经的时代,那时自己的哥哥还存在着,他说他会让德意志的版图扩张到欧洲的每一个角落,然后呢?1871年的1月18日,曾雄飞于天空的雄鹰消失了,德意志联邦也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他。
 
   思绪被利刃划过皮肤的感触绕回,伊万神情扭曲的划过他的胸膛,【我曾如此的敬爱你】那一段时间伊万的上司迷恋着他的文化,但那又如何,国家之间从没有朋友,只有永恒的利益。不是吗?他为他的想法感到可笑,他也确实笑了出声,伊万带着仇恨的双眼看着他的仇敌,【咳咳…不过是一群低贱的血种…】路德维希一直认为斯拉夫人都是一群低贱的、卑劣的杂种,但就是这个杂种打败了他,不,是和别人一起打败了他。
   他的尖刀刺中了路德的心脏,他猛的一颤,那是他的柏林,路德也记得他用他手中的步枪打中过伊万的心脏,莫斯科,路德恨着伊万,伊万把他和东西柏林之间围着一层障碍,先是一道铁丝网,后来就是一道厚厚的白墙,他在阿尔弗雷德的手中,哥哥在伊万的手中…
 
   路德走出大门,阳光刺眼,他看着手中的铁十字,小心翼翼的放在贴身的衣兜里,他会成长起来,他要让哥哥和罗德里赫看着,他不会在这样,他会让日耳曼血统成为一个令人崇敬的民族。
   路德维希走出他的过去,他的金发在阳光下璀璨的发着光…